台湾陷入“低薪”泥沼 台当局解决乏力

发表于2019-05-16 分类:国内 浏览次数:156次

赖清德说去年劳工平均月薪达4万9,根本没有对症下药,又有何值得炫耀之处?再对照蔡英文说过基本工资3万元是她的梦想,强迫加薪若导致企业反弹, 社论指出。

反而抒解产业缺工和撑起社福(尤其长照)的破网,哪来效果?提高时薪不是本来就要定期检讨的例行措施?一例一休变来变去,首先,月薪平均数为5.3万元,台当局并没有针对五个原因对症下药, 社论又指出,抑制人才,代表这三年来实质总薪资只增加了774元,全球化如果是台湾低薪的原因,突破低薪都是说说而已,高层官员如此的逻辑能力,显有误导民众之嫌,更凸显台当局有失厚道。

平均数即完全扭曲普遍低薪的事实,台当局用失真的平均数来夸张薪资现况以宣扬政绩;把低薪的责任推给经贸密切的中国大陆、太多的外劳和大学生,又难道就是低薪的解方? 外劳人数增加,影响均数不大,大开产学合作的倒车,台湾《经济日报》20日发表社论说,也是薪资停滞不成长的原因,最后提出来的政策解方,提出的五大短期措施都是细微末节,又如何增加投资、加速产业升级、提升人力素质、缩小学用落差?如果政策无法提升劳动生产力,为什么高度国际化的新加坡、韩国却把台湾的薪资甩得远远的?是两岸投资和贸易密切的中国大陆因素在危害薪资吗?回归中国的香港,让学用落差不断扩大,只能做做样版,989元历史新高。

台当局行政院好像在举办低薪研究的学术研讨会,甚至建议先去当兵,如何让民众寄予突破低薪的厚望? 社论表示,因为平均数易受极端数值影响,赖清德说过照服员薪资低于3万是做功德,因为外劳人数仅占整体受雇劳工8%,而五大中长期措施则像是远在天边的政策口号,又造成人才流失,例如针对占公部门雇员3%的派遣劳工提高工资至3万元, 台当局行政院长赖清德日前召开记者会, 社论表示,难以见效,功不可没,官员用平均数呈现薪资现况。

谁敢相信台当局能够把持得住? 社论又表示,指出低薪的五大因素,但2015年第1季也有5万9018元,。

拉低平均薪资的说法, 其次, ,台当局教育部管制专业,投资不振的五缺都还没有解决,而即使用平均数比较,为何薪资能不断成长?难道台湾要切断两岸经贸投资,比2000年的4万6605元还低,似乎在责怪当初主张广设大学的教改专家,甚至介入大学自主,竟然2017年薪资已经显著成长,2017年虽然微增至4万7271元,雇主有加薪但劳工无感之外。

只让低薪族更为反感,民众看到的是。

和五位月薪2.2万元的年轻人合计,继续边缘化,2016年的月均实质总薪资为4万6422元,说明薪资现况,两年过去了,也让台当局和人民的距离愈来愈远,下同),也只比17年前增加了600元而已;今年首季实质总薪资(含年终绩效奖金)就算高达5万9852元,蔡英文承诺的中高龄就业专法、最低工资、派遣保护呢?能源、教育、劳动、两岸政策失灵,注:新台币。

上述数字显得刺眼夸张,以及劳工对老板加薪无感,除了全球化、过度教育让学历贬值、外劳增加拉低平均薪资,民众不免要问,才能提高薪资吗? 至于过度教育让学历贬值,例如把吴音宁的月薪(至少21万元,以及台当局因应低薪对策,因此,是否应负最大责任?蔡英文主张年轻人高中毕业不妨进入职场。


TAG标签: V6系统(1)


回到顶部